美四大科技巨头CEO国会听证,会有哪些"灵魂之问"

据博猫平台报道,在短暂推迟之后,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苹果等四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将于当地时间周三同时前往美国国会作证,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些公司都是历史上价值最高的科技巨头,听证会的焦点在于它们是否建立了自己的经济帝国,或者正在以损害美国社会整体利益的方式利用它们的主导地位。

 
四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可能会极力寻求避免发表任何有损公司或自身声誉的言论。但对于质疑他们的立法者来说,他们显然想要知道更多细节。几十年来,硅谷巨头始终被允许在基本上不受政府监管的情况下扩张,过去的听证会给人的印象是,即使国会想要驯服它们也无法做到。例如,在2018年的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数据丑闻的听证会上,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能够回避棘手的问题,至少46次向国会保证,他稍后会提供答复。
 
然而在周三,这一策略可能会更加困难,因为此次国会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这次听证会由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附属的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持,由罗德岛民主党议员大卫·西西林(David Cicilline)领导,提问重点与始于2019年6月的反垄断调查相关。目前,调查已产生了100多万份文件。这将是对联邦议员们的重大考验,他们是否最终明白了大型科技公司的成功之道,以及他们是否对如何使其与众不同有了更深入的洞察。
 
美国众议院的努力始终在与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以及多州总检察长的调查同步进行,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后面三方都是执法者,这意味着他们的调查重点是大型科技公司是否违法,而国会可以起草法律。此次听证会的一个关键目的是确定是否需要修改任何法律,以应对互联网时代的竞争问题。
 
所有的国会听证会也少不了政治因素,这次无疑也会存在党派之争。但有理由认为,这次将取得更多实质性进展。首先,这次只是由15名成员组成的反垄断小组委员会提问,而不是整个司法委员会,他们将寻求将他们最受关注的调查结果写入国会记录。其次,在历史性的两极分化时期,这是个两党相对可以合作的领域。虽然民主党人始终在牵头,但共和党人也真正担心这些平台对竞争的影响。 最重要的是,周三的听证会代表着调查人员向美国公众展示案件进展的最佳机会。
 
以下是听证会上有关四大巨头各自最可能被关注的问题:
 
1.Facebook
 
Facebook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络,它还拥有另外两家规模同样庞大的社交媒体网络,即Instagram和WhatsApp,它们的用户都超过10亿人。而且,这只是Facebook收购的80多家公司中的两家。我们还可能会听到一个不太熟悉的名字,那就是移动分析初创公司Onavo,Facebook于2013年收购了它。据称,Onavo负责为Facebook收集重要数据,其中包括用户使用各种应用程序的时间、每项应用对移动数据及WiFi数据的使用情况、设备和地区信息,及访问网站等信息。Facebook为其使用Onavo以及后来的类似项目进行了辩护,称其为“市场研究”。
 
著名反垄断专家赫伯特·霍文坎普(Herbert Hovenkamp)说:“所有大型平台都收购了几十家甚至数百家小公司。大家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那就是他们在努力阻止像他们这样的新平台出现。这些所谓的‘杀手级收购’,在潜在竞争对手成长为下一个大公司之前就会被吸收,因此这种策略已经成为创业和创新的主要障碍。”国会面临的一个具体问题是,围绕这些收购的法律,特别是对新生竞争对手的低调收购,是否需要收紧。
 
另外,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也想要弄清楚这些收购是如何帮助Facebook成长壮大的。例如,如果Facebook认为用户有其他地方可以开展业务,它可能会感受到更大的压力,需要修改些关于事实核查和仇恨言论的政策。同样,法律学者迪娜·斯里尼瓦桑(Dina Srinivasan)认为,虽然Facebook最初将自己定位为最有利于保护隐私的社交网络,但随着它淘汰或吞并竞争对手,它已经能够逐渐违背自己的隐私承诺。预计扎克伯格将面临严峻的问题,即他长期的并购狂欢是否旨在扼杀竞争,这对Facebook的用户来说是否是一件好事?
 
2.谷歌
 
由于谷歌在互联网经济的许多不同领域都占据着主导地位,反对它的理由可能既是最有力的,也是最难解释的。谷歌不仅在搜索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而且在数字广告、手机操作系统、导航、电子邮件、视频分享等领域也占据主导地位。而且,和Facebook相似,该公司通过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收购,包括YouTube、安卓和DoubleClick等,建立了这种主导地位。预计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对这些合并进行深入挖掘。
 
提问也可能集中在将“谷歌”变成动词的问题上。在早期,使用谷歌通常意味着搜索某些东西,然后点击另一个网站的链接。但越来越多的企业和竞争对手抱怨说,谷歌在设计搜索引擎时,以牺牲他们为代价的方式让谷歌受益。如今,谷歌广告前所未有地占据了搜索结果的顶部,这给广告公司带来了更大压力。与此同时,搜索结果似乎更有利于谷歌自己的服务,比如用谷歌评论代替Yelp、YouTube代替Vimeo等。而从其他网站获取信息的回答框则让用户保持在谷歌上,而不是点击离开,这就意味着他们有更多机会点击广告。
 
说到广告,谷歌在数字广告领域的份额远远超过了搜索广告,谷歌与Facebook一起在这个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英国竞争和市场管理局的一项全面调查显示,谷歌在数字广告市场的多个领域拥有高达90%的份额,包括出版商和小企业每次买卖广告时使用的工具。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每年数字广告支出大幅增长,该行业几乎完全不受监管,这被形容为“由谷歌担任警长的狂野西部”。
 
国会对此持放任态度的代价是什么?英国报告发现,广告技术中间商(其中谷歌是最大的)至少从所有数字广告支出中抽成35%。其他研究认为,谷歌的抽成甚至达到50%甚至60%。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面临的问题是,他的公司抽取高额佣金是因为它理应如此,还是因为它可以这样做?
 
3.亚马逊
 
最近大型科技公司遭遇反垄断调查背后的一大驱动力要归功于一篇被广泛阅读的论文,作者是名叫莉娜·汗(Lina Khan)的法律系学生,她的论文名为《亚马逊的反垄断悖论》(Amazon‘s Anti Trust Paradox)。在这篇论文中,莉娜·汗辩称,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最高法院缩小了现代反垄断法的覆盖范围,无视亚马逊的指数级增长对美国其他经济领域甚至对美国民主构成的威胁。
 
具体来说,她针对的是法院的一种理论,即“掠夺性定价”(以低于市场价格出售商品以排挤竞争的行为)在经济上是不理性的,因此永远不会发生。然而,亚马逊几十年来亏本销售商品,同时开拓各个市场的战略似乎表明情况并非如此。如今,莉娜·汗是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她在过去的一年里始终在帮助协调调查。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将需要对亚马逊的定价策略做出解释。
 
然而,由于消费者喜欢亚马逊的低价,要想在公众舆论发挥巨大影响力的法庭上赢得这场特殊的斗争可能会很棘手。当谈到如何对待在其平台上运营的企业时,亚马逊更容易受到攻击。由于亚马逊既经营着最大的在线市场,又在这个市场上充当商家,而且它可以获得前所未有的大量买家和卖家数据,多年来人们一直在质疑亚马逊是否在以不公平的方式从品牌和第三方卖家那里榨取好处。
 
然而,大多数商家无法离开这个平台,因为其占美国所有电子商务支出的近40%,而排名第二的沃尔玛还不到6%。这意味着,他们觉得必须接受亚马逊施加给他们的任何交易条款。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抱怨这笔交易很糟糕。独立商家抱怨说,亚马逊强迫他们以极低的价格销售商品,任由造假者肆无忌惮,甚至通过用亚马逊品牌的产品模仿卖家的设计来压低卖家的价格。
 
今年4月,有报道称,亚马逊正在使用第三方卖家的数据来开发其自有品牌产品,尽管该公司坚称从未这样做。这个问题肯定是提问者们关注的头等大事。
 
4.苹果
 
针对苹果的提问应该是最容易跟进的,而且很可能会围绕应用商店展开。应用程序开发者始终在抱怨,苹果从其应商店收取30%的佣金不公平。他们还指责苹果歧视或剽窃与苹果自家产品竞争的应用程序功能。开发硬件和软件以帮助人们跟踪钥匙和钱包等东西的创企Tile首席执行官作证说,苹果通过模仿Tile功能改进了其Find My iPhone应用,然后决定在应用商店阻止Tile。
 
苹果的iPhone占据了美国移动市场约40%至50%的份额。就像在线商家和亚马逊一样,被拒绝登陆应用商店的应用程序开发者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威胁。科技企业家大卫·海因迈尔·汉森(David Heinmeier Hansson)最近与苹果决裂,因为苹果拒绝接受他的新电子邮件应用Hey的更新版。汉森谴责称,此举反映了一个“反复无常、前后不一致的审查过程”,并称苹果收取30%佣金“太离谱”。
 
汉森可能是批评苹果不公平对待开发者最激烈的人之一,但他绝非唯一的一个。由于预料到了这种攻击,苹果上周发布的研究显示,其30%的佣金并不罕见,与谷歌和亚马逊等竞争对手为其设备上的应用程序收取的费率相当。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成员可能会就此向蒂姆·库克(Tim Cook)提问。

防劫持教程

近期您可能有碰见登录网站时,页面跳转到另外陌生网页的情况。这是由于您的网络供应商漏洞而造成的。 那么该如何避免这样的问题呢? 1. 请不要轻易连接陌生网络。 2. 可以......